第八十三章:阴晴不定的男人(1 / 2)

他这是怎么了?只是一天没有见到那个小女人,他就精神恍惚,他的心,就像时刻被猫爪在挠一样。

处理公司事务的时候,都没有平时那么得心应手,走神了好几次,判断失误了好几次。

有几次签名,他居然签的是季初夏的名字,害得维特重新打印了好几次文件。

盛铭臣的出现,季初夏觉得有一点点的意外,一会又觉得不意外。

这是他的地盘,他想在哪里就在哪里!况且他又是一个阴晴不定的男人,他的行为,肯定不是常人能揣测的。

盛铭臣回来的时候,季初夏已经吃完晚餐了,她正打算离开。

突然想起了什么,又坐了回去,看着盛铭臣坐在那里,很绅士的吃着饭。

他吃饭的时候,旁边有佣人专门为他布菜。每一样菜,都被佣人很小心的放在一个小银碟里,每一样菜他都只动三次筷子。

因为季初夏的到来,别墅里中餐、晚餐都要求必须有营养汤。

盛铭臣用银汤匙,一口一口的喝着汤,一点声音都没有,嘴角一点汤渍也没有,不亏是从小到大培养的贵族。

不缓不慢吃饭的盛铭臣,似乎很享受季初夏陪伴着吃饭,她能留下来陪他吃饭,已经很意外了,他以为她会毫不客气的离开。

“什么事?说吧!”见季初夏坐在那里欲言又止,很平静的问到,并没有抬头看她。

“那个·········”看他吃饭真是一种享受,她尽然不想打扰,慢吞吞的不知道该不该说。

“有事就说”见她吞吞吐吐的,放下汤匙,他抬头静静的看着她,仿佛在等她说话。

“明天学校开校了,我能不能住校啊?”季初夏任然抱着一丝希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