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12章 厚脸皮(1 / 2)

怙宠而娇 墨小莳 4418 字 4天前

并不是所有人的目光,都随着祁婴的话语,而重新放回了棋盘上。

如祁婴讲的那般,棋局太过于高深,不到最后他们也都看不透结果。

所以比起棋局的变化,围观的人群更愿意看热闹。

这些年祁婴虽然救了不少人,可也并不是个个都觉得他好,被救的人里也有觉得祁婴虚伪的。

因为祁婴救人,是要收诊金的。

明明他们已经重病缠身,是世上最可怜的人,祁婴却还要让他们倾家荡产拿银子去抓药。

他们认为,佛不是普度众生么?而住在东大寺里的祁婴,却更像个伪君子。

“还有这样的说法?看来是在下才疏学浅了。”说话的读书人忍不住笑了起来,讽刺的意味更重了,“往后,在下一定会多多请教祁大夫,这样没准在下还能考取个功名。”

他话音一落,周围不少读书人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一个大夫还敢在他们面前卖弄棋艺,简直是鲁班门前弄大斧——自不量力。

祁婴也不生气,语气依旧和方才一样温和,“再看看便知结果了。”

众人闻言开始窃窃私语,然而他们讨论的还是和方才一样,白子必输。

当然,还多了一个话题,说祁婴真的是老糊涂了。

这小书童和祁婴一样,都是故弄玄虚的东西。

然而不过片刻,窦柏水的神情逐渐从轻松变得紧张了起来,他握着棋子也愈发不如起初那般稳健,落子的时候更是犹豫不决。

此时也有眼尖的人发现,窦柏水的双手颤抖的厉害,面容更似涂上了胭脂般红润。

有人低呼,“瞧,祁大夫真的说对了。”

不管众人怎么议论,窦柏水感受到了自己现在举步维艰,似乎只要一步错便会满盘皆输。

怎么可能会这样?明明方才还是他的优势。

他给小书童设了陷阱,只要小书童想快点获得优势,那么必定会入他布的局。结果小书童像是傻子一般,没有注意到他设下的陷阱,而是将白子稳稳的落在了其他地方。

这一步不止能让白子的劣势变成优势,还能扩张上面的局势。

窦柏水不仅懊恼,自己终究是太大意了。

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小书童,立即怔住。

明明方才还是一副怂货的样子,可此时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
小书童双眼似盛下点点星辰,在烛火下显得亮晶晶的,耀眼且又夺目。他握着白子的姿势,从起初的不熟练到现在的优雅,仿若高高在上的云端之人。

小书童似乎注意到了他的目光,抬起头来冲他微微一笑,下一刻又恢复了紧张的模样,彷佛刚才那个从容不迫的人不是自己。

“窦大人。”顾宁知冷冷的笑了笑,然后出声,“你输了。”

窦柏水握着黑子不愿意放下。

这一局他并非惨败,他输了白子二目。

窦柏水想不明白,为什么小书童的最后几步像是神来之手般,逼的他不得不步步退让。而且,小书童每一步都滴水不漏,他想要抓小书童的错漏都没有半点机会。

使窦柏水再不甘心,他也只能点头,“我输了。”

他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,手里握着的黑子从掌心滑落,散落在了地上。

围观的人群在听见这句话后,都露出惊叹的声音。

有人开口,“刚才是谁说要去请教祁大夫来着?看来如今不需要急着去请教了,需要先让祁大夫把他眼瞎的毛病治一治,眼瘸的人还贪图功名?当真是痴人说梦。”

“可不是……那口气狂妄的怕是连自己姓什么都忘记了吧?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?难怪当不上秀才公。”

“眼瘸怎么当秀才公?做白日梦吗?”